北京西城胡同游——偶遇同盛春饭馆

2019/7/11 16:13:53来源:包子和馄饨的旅行-百家号

午后,阴凉的树下一只虎斑猫睡得正香。街上行人不紧不慢地赶路。过了福蓉斋,眼前这条不宽的巷子就是前孙公园胡同了。

多奇怪的名字,此时却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小街。门脸一个挨一个,家常菜小馆,打字复印,小超市,甚至盖房装修的招牌都挂了出来。知了突然停了尖叫,一抬头我看见“恒瑞旅馆”。

旅馆身处小巷,谁会来住店呢?但是在一百多年前,离它不远的安徽会馆,那里出入的可全是牛人,这一点我却是知道的。

如今前孙公园胡同和后孙公园胡同,早已淹没在叫卖声声,人来车往,一片细碎的市井生活里。如果时间退回300年,明末这里还是一片荒地。

孙承泽,明末清初的一代鸿儒。这位被顺治帝不满的人退隐后买下此地,建起大宅过上“大隐隐于市”的生活。宅内建有研山堂、万卷楼,府内因有大花园,故名“孙公园”。

最著名是园内的大戏楼,它宽阔而精致,有匾书“清时钟鼓”,在当时是宣南最有名的戏楼之一。

这占了大半条街的孙承泽大宅,正是前后孙公园两条胡同名称的由来。继孙承泽后,清代著名文人翁方纲,叶继雯,以及因为藏有甲戌本脂批《红楼梦》而闻名的刘位坦都曾在孙公园住过。

1689年,一场发生在孙公园的梨园大案后,孙公园从此沉寂在历史中,直到清末大宅荒弃,后由李鸿章牵头发起,购得孙公园部分房产辟为安徽会馆。它的规模是京城会馆里的”巨无霸“。然而如此巨大的规模也只是大学者孙承泽的家宅的一部分。

此刻,前孙公园胡同就曾经是这大宅的一角。多少前尘往事正像这房瓦上的光影一样来过却不留痕迹。

门上的砖雕“同盛春饭馆”大气沉着,功力不凡。仔细辨认,落款竟然是吴佩孚。这位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,一般人只以为他是一介武夫,却很少人知道其文采。

吴佩孚不但精于书法,还善画画,知春秋,懂易经,对文化深有研究。看来,民国时期即使是人都不能小瞧。

据老住户说,当时,饭馆常在夜间接待演出后,来此宵夜的名伶,梅兰芳就曾是这里的常客。

这个有吴佩孚题字,梅兰芳为常客的“同盛春饭馆”而今一只藤编的摇椅放在被改装的防盗门前,饮料摊的太阳伞下我举起相机,按动快门的瞬间我拍下的是历史的同盛春,还是今天的同盛春?

其实,无论是哪一个,它们都在镜头中沉稳的诉说着时间带给了我们什么。

在小巷里穿行,路人们你来我往,那是谁家院里探出的大树,它繁盛的枝叶为今天到访的我遮蔽了阴凉。